近一周以来,俄乌局势陡然升级,包括美股在内的全球风险资产承压,全球市场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局势紧张后,恐慌指数VIX期货飙升至35以上,开始大规模避险,投资者正以最快的速度将资金从风险资产中撤出购入避险资产,避险资产现货黄金价格和美债价格大幅冲高,金价更一度在2月24日涨到1970美元上方,创下近一年以来的高位。

这就是俄罗斯央行金库管理人员的工作方式

到目前为止,2月份黄金价格上涨了约4.1%,有望创下2020年7月以来的最大月度涨幅。随着投资者将资金投入同样被视为安全资产的国债,与价格成反比的美国债券收益率暴跌。

2月25日,美元指数更是跃升至近两年来最高,盘中触及97.740,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表现也明显偏强,势如破竹,盘中更是再度刷新近四年高位,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收盘价为6.3209元,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为6.3199元,两者在当天的最高值均触及6.30元的高位,同时,人民币相较于其它非美货币的表现也较强势,2月26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价于103上方,创下2017年2月以来的新高。

很明确,现在离岸人民币市场的空头力量出现溃散,人民币“王者归来”,多数市场参与者认为,做空人民币的空头们损失惨重,服软投降,交易员表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持续紧张的局势略缓和市场风险偏好回暖,人民币将更受到提振,另外客盘结汇需求仍偏多,所以,人民币汇率可能延续偏强走势。

自2月15日以来,据外汇数据显示,外资对离岸人民币的需求比较旺盛,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价格比在岸的略强一些就是最好的说明,这也意味着,在俄乌局势升级下,大批外资的避险需求加速买入导致的。

路透社在2月27日这一周对85位分析师的调查结果来看,从中短期来看,各种有利于人民币升值的因素都将延续,预计2022年底人民币可能升值到6.28-6.30元左右,“地缘局势紧张,人民币最坚挺,美元指数大涨时人民币也只是小幅回落了一下,人民币是避险货币无疑了,”一位外资行交易员对该外媒称,

另外中国国债市场的购买需求也非常旺盛,这些都表明人民币及相关资产呈现出一定的“避险属性”。瑞银称,考虑到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强劲和供应链优势,地缘局势升级反而有利于人民币呈现一定弹性,另外俄罗斯相关方也有可能会将部分资产转换成人民币,从而产生对人民币和人民币资产的需求,人民币可能会进一步走强。

根据路透社在2月25日援引EIKON终端数据,最近几日多次出现人民币额度几乎被全部调用的情况。数据显示,在最近的一个月内,包括全球央行在内的国际机构投资者就净增持人民币主要品种债券达500亿元,中国国债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投资首选,截至2月,外资持有量已超2.5万亿元。

目前,在人民币国际化不断更上层楼和人民币走强的背景下,也间接地提高了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流动性和全球货币管理当局增加人民币的储备和使用频率。专家认为,大量敏锐的国际投资者投资风向已经出现转向,早已开始布局做多人民币。

据SWIFT在2月16日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具体数据请参考下图),1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排名中继续维持在全球第四位,所占份额持续从去年12月的2.7%大幅升至3.2%,创下历史新高,这说明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正在不断前进,人民币资产在全球央行、国际投资者和跨境消费者中越来越受欢迎。

分析表示,全球万亿资金正在涌入中国市场。据路透社对多位外汇分析的采访认为,中国经济具备较强韧性,加上中美利差仍处于较阔水平,2月25日,中国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维持在约90个bp附近,再加上中国市场的不断开放,在俄乌局势持续蔓延影响全球经济增长风险增加的背景下,境外资金大概率呈现净流入中国市场的状态,可为人民币提供更多的支持。

比如,近一周以来在美元指数持续走升至两年以来的高位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却依然保持强势,创下四年高位,始终维持在6.31元关口,这正体现了在人民币坚挺的背景下,全球万亿资金正在持续涌入中国市场。

高盛在发表的报告中进一步称,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中国是为数不多的无风险债券收益率仍高于历史低位的国家之一,而此时人民币资产市场的估值优势得以显现,这是吸引外资的核心因素,并使得中国资产吸引力进一步上升,高盛表示,以人民币计价的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被纳入三大国际指数,预期此将吸引约1.2万亿美元的全球资金在未来五年内流入人民币债市,其中有2500亿美元可能来自全球央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