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究竟要不要吃高脂肪的食物?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在困扰中,我想起了UBC教授杰伊•沃特曼医学博士。

(一)

杰伊•沃特曼博士作为加拿大BC省的公共卫生专家,同时也是以低碳饮食逆转了自己糖尿病的真实经历者,2006年他主导了卑诗省原住民社区的一项长达一年时间的试验,这个试验是针对原住民三高、超重和糖尿病多发等健康问题。

 

以杰伊•沃特曼博士的解决方案,即放弃发达国家主流的精制食品,尤其是不吃淀粉和糖类食品,改用原住民传统的鱼类等海鲜和纤维为主的蔬菜相结合,作为他们的日常饮食结构。

 

这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西方主流饮食观念的一次挑战,也是一次对于高脂低碳饮食有效性的一个大规模群体性验证。

 

加拿大的人口主体是来自欧洲的移民,本地土著居民主要以印第安人、因纽特人和米提人为主。

 

在全球饮食结构趋同的今天,大部分加拿大人的膳食构成是典型的西方膳食模式,即以精制谷物、糖和种子油,加蔬菜沙拉和肉类作为主要食品,主要特征是高碳水化合物、高脂肪和高蛋白质。

 

杰伊•沃特曼认为,导致问题的原因,不在于高脂,而是高碳水。为此,他在项目中引入因纽特人原住民的饮食结构,也就是维持脂肪摄入,而去除富含有糖分的食品。

(二)

从历史上看,因纽特人居住在加拿大北部海边,那里靠近极地,气候十分寒冷,因此因纽特人无法依靠耕种获得所需的食物,他们的食谱中没有水果蔬菜,完全由各种动物性食品构成,其中包括海象、鲸鱼等海洋哺乳动物和驯鹿、麝牛等陆地哺乳动物。

 

据说,来自欧洲的探险队第一次接触因纽特人时,非常好奇他们为什么可以不吃水果蔬菜也不会得败血症,这在当时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欧洲出海的水手经常由于水果蔬菜摄入不足而患败血症。

 

后来随着科学发展,营养学的进步,才知道因纽特人的食谱中包含很多动物的内脏、油脂,这已经为他们提供了足够的维生素和微量元素。

 

 

除了因纽特人,加拿大的印第安土著在欧洲人来到这片土地之前,也是以狩猎采集为主,他们的食物包含丰富的肉类、各种可食用的野菜蔬果还有各种奶制品。总的来说,印第安人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也不多。

(三)

杰伊•沃特曼博士说,在他小的时候,这片国土上还有随着时节四处打猎的猎人,那些人曾将随身携带的驼鹿肉干赠予他吃,他将之形容为“是不可多得的味道”。

 

还有海岸萨利希人,他们吃细齿鲑鱼油脂,这是一种体型很小的鱼,营养价值极高,他们的饮食热量中占25%以上。

 

还有北方的原住民大量食用熊和驼鹿的脂肪。

 

还有平原原住民习惯于肉饼。

 

……

 

在加拿大的原住民早期食谱中,几乎每一种传统的饮食都有一种非常重要的脂肪,他们都很健康,你很难想象千百年前,身患疾病大腹便便的人,在陆地和海上身姿矫健,追逐着他们的猎物,能繁衍至今。

 

 

不幸的是,在六七十年前,当本地土著还在吃传统食品的时候,欧洲人开始用糖和面粉烘焙,面包、饼干和蛋糕等高碳水食品,并且很快成为了这个社会的主流。

 

谁在经济上有优势,谁就有发言权,出于对欧洲人精致生活的羡慕,以及生存空间受到挤压,本地土著放弃了他们原来的食品,一头扎进可怕的垃圾食品堆里。

 

杰伊•沃特曼博士主导的恢复传统饮食结构的结果令人惊叹,原来那些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超重、疲惫不堪的村民,在一年的时间里完全摆脱了这些问题,有的人体重减轻了多达40-60磅,重新获得了健康和精力!

(四)

这项试验由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BC跟踪拍录了一年,经剪辑后在全国播出,题目就是《我的高脂饮食》,这个节目获得了巨大的反响。

 

当然,杰伊•沃特曼博士的研究成果并不是最早的高脂低碳饮食理论。

 

早在1972年,美国人阿特金斯的《阿特金斯医生的新饮食革命》首次出现,提出了低碳饮食的概念。当时并没有引起多少注意,毕竟主流观念以高糖低脂的方式提供身体热量,对高脂低碳具有碾压性的优势,后者甚至连争论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后来随着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好莱坞明星珍妮佛·安妮斯顿布拉德·皮特这些名人尝试了以阿特金斯命名的饮食调节方法,成为了高脂低碳的受益者。关注高脂低碳的人们开始多了起来,两派才开始有了争论。

 

现在国内很多有识之士也在提倡低碳饮食,比如樊登读书会的发起人樊登,又比如出身于清华高晓松。搞笑的是,高晓松最近以高脂低碳饮食获得了明显的减重效果,以至于大家纷纷传言他的照片是不是用了过分的美颜。

(五)

这大概就是高脂低碳饮食的前世今生,我反正是勇敢地在自己食谱中添加了满足能量需求的高脂类食物,再加上能够帮助消化的B族维生素和苹果醋,还补充了钾和镁等矿物质。

 

那些因为能量不足出现的身体不适很快迎刃而解,六年多过去,我的状态非常好,不只是血糖指标,我的头脑和身体功能都非常健康,身体质量指数也在健康的范围内,眼底和结肠检查都很正常,精力充沛,可以管理数家企业的同时还能著书立说,这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到今天为止,低碳饮食究竟是否合理,依然有很多争议。我想,也许我们需要的,首先是一场观念的革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