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瘦为美”的审美取向已经流行了很久,不论是电视媒体上的各种美人形象,还是生活中人们对身材的追求,“瘦”似乎已经成了“美”的前提。在这种社会文化氛围的影响下,一些花季的女孩开始逐渐落入神经性厌食的陷阱中。她们变得骨瘦如柴而不自知,形容枯槁而不自觉,仍然不停地追求更瘦一点,再瘦一点。

 

“我还想更瘦一点”

 

小A,女性,16岁,高一,身高1.61米,体重只有30公斤,已经非常消瘦,四肢的肌肉都萎缩了。但是小A还是不停地表示,“我还是觉得自己胖,我想要再瘦一点。”小A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中考后以比较优异的成绩考到了当地某重点高中。小A对自己的要求一向很高,“我有点完美主义,不管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上,我都希望自己尽量做得更好。”然而,对于高中的生活,小A觉得不太适应,同学们的成绩都很优秀,小A很难像初中一样成为班级里的前几名,这令小A觉得很挫败,也很着急。而且自从小A开始减肥以后,小A的成绩更是不断下滑,小A感到更难过了。

 

小A开始减肥,源自一次学校的体检。小A发现自己居然已经51公斤了。小A难以接受自己的体重,于是开启了减肥之路。最初,小A每天不吃主食,只吃水果和蔬菜,但是减肥的效果并不明显。两个星期以后,小A减少了每天进食的次数,不再吃晚饭。然而,某次有室友过生日,小A没有抵挡住蛋糕的诱惑,事后感到很后悔,采用抠喉催吐。此后逐渐出现暴食催吐的习惯,从每周一次,逐渐变成每隔两三天一次。“我的爸爸妈妈知道我在减肥以后挺支持我的,尤其是在我瘦了一些以后,他们说觉得我变得漂亮了。同学们也说我变好看了。所以,我就觉得减肥是对的,我会变得更美。”对于现在的体重,小A还是不满意,“虽然大家都说我已经够瘦了,但我还是觉得有点胖。我也知道暴饮暴食然后催吐不好,但是我控制不住。”

 

神经性厌食的特点

 

小A已经表现出了神经性厌食的症状。神经性厌食,又被称为厌食症。该病多发于年轻女性,15-19岁的女孩是高风险群体。有调查发现,13-18岁群体中,神经性厌食的终生患病率为0.3%。而且,女性患者的死亡率达到7.4%,其中有40%是死于自杀。根据《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的诊断标准,神经性厌食主要有以下的特点:

 

相对于需求而言,个体因为限制摄取能量,导致体重显著偏低。这个偏低的体重,是不符合年龄、性别、发育轨迹和身体健康的,也是低于正常体重的最低值或者最低预期值。

 

个体虽然已经是显著的低体重状态,但仍然非常担心自己的体重增加、变胖,或者有持续的影响体重增加的行为。

 

错误地看待自己的体重或者体型,体重或体型引起了对自己的消极评价,或者对当前低体重的严重后果持续缺乏认识。

 

根据保持低体重方式的不同,神经性厌食分为限制型和暴食/催吐型。其中限制性神经性厌食的个体在过去3个月内,没有出现暴食、催吐的行为,主要是通过节食、禁食或者过度锻炼等方式来达到低体重的状态。而暴食/催吐型的神经性厌食个体在过去3个月内会有反复暴食、催吐的行为。

 

走出美丽陷阱,远离神经性厌食

 

针对神经性厌食,目前虽然没有直接的特效药,但是已经有不少治疗的尝试。由于神经性厌食常伴随生理和心理的症状,因此在治疗中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相结合,往往会有更好的效果。从心理治疗的角度来说,可以从个体、家庭和社会文化三个层面进行尝试。

 

个体层面 不要再过度追求完美

 

研究发现,不少神经性厌食的个体有比较明显的完美主义倾向。就像案例中的小A一样,对很多事情有高标准、严要求,而且不能允许自己达不到。小A的神经性厌食和她过度追求“完美”的倾向密不可分。小A可能正是因为成绩上没法达到自己的完美追求,开始将注意力转向体型,而且还在一开始得到了父母和同学的认可,由此强化了她的减肥行为,让她开始在体型上不断追求“完美”。虽然追求完美往往让我们更加努力,但过度要求自己,不能接受不完美,会导致焦虑,也会让自己受到挫折,反而可能阻碍了我们实现目标。因此,我们要警惕自己的完美主义倾向,不要过度追求完美。能够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接受人生的挫折,才是更加健康的状态。

 

家庭层面 营造良好的家庭氛围

 

有研究关注了“厌食症家庭”,发现这类家庭中有一些互动特点,比如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比较缠结,父母和子女之间的边界感较差;父母可能会有过度保护孩子的倾向,对孩子的状态非常关心,害怕孩子会受到伤害;家庭中的冲突无法有效解决,要么否认冲突,要么规避冲突,不敢直面和解决等。这些家庭对孩子的饮食、外貌、行为等可能会有较多的关注,给孩子不断强化了“以瘦为美”的审美取向。就像小A的父母认可小A的减肥行为,觉得小A变瘦了更美。小A的父母如果在发现她有减肥行为的时候,及时提醒小A一定要以健康为主,可能小A就不会那么坚定地觉得应该越瘦越好。当然,这只是一部分的影响,导致小A神经性厌食的原因是复杂的。总之,从家庭的角度来说,家庭成员之间更多的理解与尊重,减少干涉,增进有效沟通,有助于降低神经性厌食出现的概率。

 

社会文化层面 多元审美,健康为先

 

“以瘦为美”的审美取向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见。比如,时尚杂志的模特、知名的影视明星大多都很瘦。榜样的效应让不少人的审美受到影响,内化了“瘦才美”的想法。然而,单一的“以瘦为美”的审美取向,容易让那些在意他人眼光和评价、追求美丽的群体忽视了自身的健康,过度追求瘦,从而诱发神经性厌食。因此,培养多元审美,强调以健康为先的观念,不仅能够打破单一的审美取向,也可减少外部环境的负面影响,让更多的人不再过度追求变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