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露营火了,但这门生意不好做
精致露营火了,但这门生意不好做
01

精致露营为什么火了?

 
这个春天,你露营了么?
 
伴随着五一假期的到来,朋友圈里可能又要迎来一波露营热。露营是这两年兴起的产业,有业内人士把2020年定位为“露营元年”,2020年也是疫情爆发的一年,露营之所以兴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些旅游爱好者的国外游无法成行,就选择了精致露营作为替代国外游的方式。
 
除了国外游受阻之外,疫情还催生了人们对自然的向往,露营刚好能满足这种需求。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当前中国露营消费者追求的不是过去“自食其力”的粗犷式露营,而是在一定物质基础上接触大自然的一种生活体验。
 
从类别上看,露营分为传统露营、便携式露营和精致露营三种,而这两年,精致露营因为花样繁多,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精致露营(Glamping)由“Glamorous Camping”组合而来,最早诞生于2005年的英国,由一些喜欢露营文化的年轻人发起,因为设备昂贵开销巨大,有些发烧友更是追求好的硬件体验,也被称为豪华露营。
 
与传统露营不同,精致露营需要配备各种设备,一切只为更好的露营体验:帐篷、床垫、睡袋、炊具、氛围灯、移动洗澡堂、折叠马桶…….相关的露营设备成交数不断提升。今年1月份以来,户外帐篷成交额就同比增长119%,户外长椅成交额同比增长239%,大型帐篷、天幕、折叠桌椅等露营装备成交额增长超过两倍。
 
相关的露营订单市场也在逐渐涌起,天猫消费洞察显示,去年3月,露营消费同比增长就超过200%;携程数据显示,2020年长三角一带的家庭游露营订单量相比2019年同期增长206%。
 
近年来,露营热在我国也开始盛行,数据显示,有数据显示,2014年至2020年中国露营营地市场规模从77.1亿元增至168.0亿元,2020和2021年分别新增超8000家和超1.5万家露营地企业。
 
最直观的反映是在小红书上,不少年轻人纷纷开始晒出露营帖子,与露营有关的笔记内容也已经累计240多万篇。
不过,对于体验者来说,精致露营有利有弊。
 
好的一面,是社交媒体上的分享,明媚的上午、清新的空气,与好友在帐篷里吃喝玩乐,工作之外享受诗和远方。
 
麻烦的一面,精致露营也被戏称为搬家式露营,重量体积极大的设备,对露营者的体力要求非常高,营地也并不好选,有的人吐槽自己曾经因选到了不合规的地区露营,第二天被城管以破坏绿植为理由带走;此外,可能随时会面对天气的不确定影响,一旦天公不作美,整个露营计划就有可能彻底泡汤。
 
02

露营这门生意,不好做

如果从行业的角度看,露营这门生意,也没想的那么好做。
 
露营看似门槛低,这些年涌入的创业者极多,实际上投入回报率不算高,很难回本,一位露营地公司创始人就曾在采访中表示,年运营成本要70到80万元,但目前还没盈利。
 
另外一家露营公司大热荒野成立于2020年底,目前在三亚、惠州、珠海、北京等10个城市布局有营地,主要面向露营小白爱好者提供标准化的“拎包入住”体验套餐。品牌产品分为两类:一种是1598元的双人帐篷过夜露营,价格包含了入营门票,欢迎茶点、晚餐、过夜帐篷和次日早餐。另一种则是只向客人提供场地、但不提供装备的128元玩家营位。
 
市面上的露营公司还不算多,天眼查显示,截至4月10日,国内成立时间在1年内的“露营地”相关企业,超过2万家,2020年新增9100余家,2021年达到峰值,新增两万余家,2022年以来,已有超过5000家露营相关企业成立,这个数字相比于其他娱乐产业并不突出,比如剧本杀在国内就超过4万家、KTV企业也超过6万家。 
 
有融资信息的公司更是屈指可数。2021年11月,成立仅1年的大热荒野披露了两轮融资信息,两次融资金额均为千万元级。今年3月,精致露营品牌“嗨King”野奢营地也获得百万级的天使轮融资,剩下的公司依然还在前期为爱发电阶段。
 
有媒体曾报道,大热荒野营地需要5到6个工作人员,光是运营、客服、售前售后、电商、投放,一年人力成本投入就超过50万,一个营地帐篷、睡觉用的设施、厨房设施、天幕,加起来大概50多万元,总投入过百万。
 
折旧费也是露营公司不得不考虑的开支。固定营地维护,蚊虫消杀,充气床垫、棉布帐篷等设备容易受潮,需要定期更换,租金、人力成本这些属于刚需投入,规模再小也要几十万。
 
另外,露营也很容易陷入同质化,市面上一般的露营公司提供的娱乐活动,基本上都很雷同,比如露天电影、飞盘、浆板、钓鱼等等,没有自己独创的娱乐活动,也就意味着可替代性很强,老用户未必能长期留住。
 
再加上某些人只是为了蹭露营概念热度,或者看了社交媒体就开始跟风创业,对露营行业理解不深,服务也不到位,最终还要用户来买单,网络上关于某些小型露营公司的服务吐槽和投诉比比皆是,入局者鱼龙混杂,也对整个行业产生了负面影响。
03

露营行业,未来的机遇在哪里?

现在,我国的露营产业还处在初始阶段,未来的市场前景,有些机构给出了看好的态度。
 
艾媒咨询曾给出过一组数据,2014年至2021年,中国露营营地市场规模从77.1亿元增至299亿元,预计2022年增速达18.6%,市场规模达354.6亿元。
 
露营行业本身也处在不断进阶发展的过程中。有业内分析师认为,随着露营经济的发展,露营营地将走向风格多样化的发展道路,目前已经出现了 “营地+研学”“营地+体育”“营地+演艺”等模式,预计未来露营营地会朝着多样化、创新化的道路发展。
 
根据在线数据网站Statista统计,2019年,美国露营营地(含露营车用地)的市场营收达到了79.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0亿元。而根据艾媒咨询预计,2022年国内露营营地市场规模可能达到354.6亿元。两个数据相对比,国内市场还有一定发展空间。
 
节假日往往是人们露营的高峰期。根据携程发布的《2022清明假期旅行消费数据报告》,刚过去不久的清明小长假,全国“露营”的搜索量环比上涨98%,清明节露营产品预定量更是同比增长超3倍。
 
一位露营公司创始人也表示,五一、国庆等节日小长假,都是行业的旺季,这些时段的销售额甚至能撑起全年业绩的60%以上,有旺季就有淡季,如何应对玩家不多的淡季,避免开业即亏损的窘境,也是所有从业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目前围绕露营的相关政策并不完善,行业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去年10月,湖州市召开了全市露营营地景区化工作座谈会,联合露营公司大热荒野,在国内出台《湖州市露营营地景区化建设和服务标准》等四个文件,这也是首个针对露营行业的标准制度。
 
从过去的唱K、剧本杀、滑雪,到现在的精致露营,用户的喜好就是风口,等露营这个新风口过了新鲜感后,接下来才能看到这个细分行业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