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刚上幼儿园的侄子老缠着我给他讲《龟兔赛跑》,听了一遍又一遍都不嫌多。不由得感叹,这个上至老大爷、下至00后都耳熟能详的国民童话,仍有无穷的魅力。

正当我缅怀童年时,小侄子冷不丁问了一句:“那只和乌龟赛跑的兔兔是什么颜色的呀?”

好家伙,这我还真没想过!

但神奇的是,霎那间,我的脑中就闪过一个颜色。我先不说,你也来投投票。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不用看结果,我都能猜到,大多数人的答案是:白色。

为什么我们都不约而同选择了白色?那只兔子真的是白色的吗?今天就来一本正经地聊聊这只兔子。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这只兔子是什么品种?

咱们先来说说这个故事本身。看似土生土长的《龟兔赛跑》故事,其实是个西洋货。它选自家喻户晓的《伊索寓言》,直到明清时期才传入中国,距今不过几百年。

在通行的英文版《龟兔赛跑》中,“兔子”的单词不是中国人熟知的“rabbit”,而是“hare”。我们并非英语母语者,比较难体会其中的细微差别,它们到底有什么不同?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19世纪流行的《伊索寓言》英文本

接下来的知识点有点绕,请提前默念“界门纲目科属种”大法。

中文里的“兔”,通常指“兔科”生物。而英文的“hare”和“rabbit”却不是严谨的物种分类术语。大多数情况下,hare 指兔科中的“兔属”。个别情况,有些形似但并非兔属的也被称为 hare(如岩兔属和粗毛兔属)。除此之外,兔科中的其余属,如“穴兔属”,则被统称作 rabbit。

简而言之,以兔属为代表的 hare ,加上以穴兔属为代表的 rabbit ,就等于所有兔科动物。

兔属和穴兔属一字之差,实际上比马和驴之间的关系还要疏远。如何快速辨别它们?有三个简单实用的方法: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18世纪德国自然研究艺术家 Johann Daniel Meyer 绘制的 rabbit(左)和hare(右) 对比图。

最直接的方法是看它打不打洞。顾名思义,“穴”兔属喜欢挖洞住。兔属则对打洞没啥兴趣。在澳大利亚泛滥成灾、破坏生态环境的,主要就是疯狂打洞的穴兔。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澳洲令人犯密集恐惧症的穴兔。它们是早期殖民者带去的家养兔子。

二,看它是不是“家兔”。家兔是指人类成功驯化的兔种。目前世界上所有家兔,无一例外,都是穴兔属。与之相对,因为人们通常只在旷野看见兔属动物,所以会把 hare 翻译成“旷兔”或者“野兔”。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我们常见的红眼白兔,就是经过选育驯化的穴兔。

三是看它跑得快不快。一般情况下,相比穴兔属 ,兔属后腿相对更长,更适合奔跑。一些兔属动物的奔跑时速甚至能超过70公里,所以 hare 在英语中也有疾速狂奔的意思。

总结起来,hare 通常指兔属。兔属不打洞,跑得快,野性十足——这些都能和《龟兔赛跑》的情节相对应。我们终于确定,这只兔子大概率是兔属的,那么和乌龟赛跑的兔子究竟是什么颜色呢?

西方:和爱丽丝喝茶的兔子

先说结论:在西方人眼中,那只兔子应该是棕灰色的。

这个出乎意料的结论,其实符合兔属动物的特征。兔属长期生活在野外,棕灰色的外衣是躲避天敌的迷彩服。一些生活在降雪带的兔属会在冬季换上白色的皮毛,和雪地融为一体。但到了夏季,它们又会变回棕灰色。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部分生活在极北地区的北极兔(Arctic hare)会终年保持白色皮毛,但这是个别现象。

棕灰色逐渐成为西方人对 hare 的第一印象,甚至有语言学家认为 hare 这个词本身就来源于古英语的“灰色”。大量的西方艺术反映出这一偏好,其中便包括古早的《伊索寓言》插图。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1912年出版的《龟兔赛跑》插图

哪怕到现代,棕灰色仍是 hare 的标配。在迪士尼动画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中,同时出现了“White Rabbit(白兔)”和“March Hare(三月兔)”两个角色。它们一个白毛红眼,一个棕灰长耳,完美诠释了西方世界里 rabbit 和 hare 迥异的文化标签。

看到这里,你大概已经蒙圈:那我印象里《龟兔赛跑》的兔子为什么不是棕灰的!别急,这不是你记忆错乱,很有可能是翻译的锅!

东方:翻译背锅,偏爱白兔

正如你之前分不清楚 hare 和 rabbit,《龟兔赛跑》的中文翻译也是迷迷糊糊。

1840年,现存最早的《龟兔赛跑》汉语文本将 hare 直接翻译成“兔”。随后的翻译也基本沿袭了“兔”或者“兔子”的说法。只能说汉语博大精深,概括性强,一个“兔”字就涵盖了所有兔科生物,所以大家也没太在品种上纠结。

 

精简的翻译给人们留下了很多想象空间。被剔除了所有品种特征的“兔”,成为了一个透明的填色图案,那么,该给兔子加上什么颜色呢?——当然是白色啦!

中国人对白兔的偏爱根植于传统。你看,月亮里的玉兔是白色的,老北京的兔儿爷也是白色的。白兔俨然一个“热门IP”,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都在热烈追捧。

老祖宗们如此偏爱白兔,有部分原因是当时白兔十分稀有。有学者推测,直到明末,白色家兔才从南洋被引进中国。物以稀为贵,罕见的白兔便成了长寿、吉祥的象征。

到了现代,人们发现兔子浑身是宝,从皮毛到兔肉均可销售,而且养殖要求相对较低,所以养兔的人越来越多。而白兔一度成为养殖的主流,哪怕是现在,应该也有不少人有在乡下拿菜梆子喂白兔的童年经历。

白兔从祥瑞到传说,再到重要商品,一步步渗入中国人的生活。所以不只是你,以前的中国人读到《龟兔赛跑》时,也会下意识地觉得那是一只白色兔子。

早在1924年,《龟兔赛跑》就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在这个被当时孩童广泛传诵的童谣里,“白兔”反复出现,配图也是一只打盹的小白兔。即使是一些没有明确表达“白兔”的故事文本,配图也往往是白色兔子。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1934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伊索寓言》,封面是《龟兔赛跑》插图。

直到1991年,在日本童谣《うさぎとかめ(兔子和乌龟)》的中文版中,译者把不带任何颜色表述的“うさぎ(兔)”,翻译成了“小白兔”。这样极具本土色彩的二次创作,显然也是为了迎合我们的喜好。

这种默契有时甚至会超越常识,指鹿为马,走向离谱。例如1878年报纸上刊登的《龟兔赛跑》,它的配图其实选自1874年的英文版《伊索寓言》。原版明明画的是一只深色的hare,却被编者硬说成是“白兔”。这可真的有点“睁眼说瞎话”了……

《龟兔赛跑》里的兔子是什么颜色?
原版插图(左)和中国版插图(右)。这兔子可一点也不白。

2016年中国香港发行的“中外民间传说”纪念邮票,其中《龟兔赛跑》(第一行中间)依旧采用了经典的白兔形象。

在摇篮前,在课堂上,在对童年的缅怀中——让我们在一次次想象中殊途同归的,是中国人共同的生活体验和文化记忆。《龟兔赛跑》里东西方兔子的不同,恰恰反映出文化传播往往不是单向的,而是兼容并蓄的。外来的寓言像面镜子,投射出我们自己的本土文化。

关于兔子——或者 hare——的颜色,很难给出一个完全确定的答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只兔子装点了我们童年的梦。在聆听故事的那一刻,全世界的快乐,都是相通的。

 

参考文献:

1. 王辉:《伊索寓言的中国化——论其汉译本〈意拾喻言〉》,《外语研究》2008年第3期,第77页。

2. 苏成爱:《国际视野下的“中国本兔”名实考——兼论中国家兔起源问题》,《中国农史》,2020年第4期,第26-33页。

3. 李传学,刘振兴,王广亮:《开发国内市场 稳定兔业发展》,《毛皮动物饲养》,1993第2期,第50-51页。

4.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nimals/article/141219-rabbits-hares-animals-science-mating-courtship

5. https://www.merriam-webster.com/words-at-play/rabbit-vs-hare

6. https://www.zgbk.com/ecph/words?SiteID=1&ID=156442&SubID=110856

7. https://k.sina.cn/article\_2085076237\_7c47bd0d001007zpr.html

8. https://books.google.com.hk/books?id=9R5AAQAAMAAJ&pg=PP14&dq=esop%27s+fables+chinese&hl=en&sa=X&ved=0ahUKEwjtreS\_m7DoAhWQ-2EKHXP0CUEQ6AEIMjAB#v=onepage&q&f=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