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拉皮手术,大家熟知的有大拉皮手术和小拉皮手术,咱们这里主要是针对大拉皮来说。

对于大拉皮的第一个风险,由于大拉皮的切口相对较大,是沿着耳朵边缘达到耳朵后面这样的一个大切口,做组织剥离提升时,确实存在着一些风险。

第一个,疤痕的问题。很多求美者咨询时。都会说手术有没有风险,会不会留疤痕。其实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当然只要是动刀子,也会留疤,只是明显不明显的问题。很多求美者看到我的案例,都会说医生做得很好,我都看不见疤痕。其实从我多年从事拉皮的经验来说,多数求美者恢复的是比较好的,我也在疤痕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比如在手术过程中,刀口的位置以及方向,切口的位置尽量的隐蔽。手术过程中,尽量的微创减少组织的损伤,在缝合的边缘,减少钳夹的操作,避免损伤。使用最锐利的刀片进行组织的切口,将周围组织的瘢痕减少到最小。缝合过程中尽量的轻柔,夹组织时力量放弱,将组织拉起协调位置。

缝合时要做到减张,这与疤痕的大小息息相关。在关节部位进行手术时,往往疤痕比较宽大。对于膝关节方面的骨科手术,往往痕迹比较明显。因为部位的活动,往往会被拉得很宽,张力比较大,切口被拉开,导致最后的疤痕也相对来说比较大,所以减张缝合非常重要。

对于拉皮手术,如果将张力集中在伤口上,伤口一定会变宽。因此在手术时,我们采取人工韧带的方式,从里到外进行几层的减张,把力量进行分散,切口处张力尽量减小,最后的疤痕也会相对不明显。

在组织缝合的层次上,要一层一层对合整齐,深部的筋膜层对合整齐,脂肪层对合整齐,真皮层对合整齐,皮肤层对合整齐,每一层对合的越好,最后的疤痕越小。

如果对合的有问题,其中出现了错开导致创口的暴露,这个位置一定会产生瘢痕。有些医生或者有些文章提倡皮肤层要胶粘,就能免去一次拆线的麻烦。但我喜欢使用比头发丝还细的美容线,在皮肤层进行缝合,使其对合更整齐,力量更小,最后的瘢痕也会越不明显,虽然增加了手术的时长和术后拆线的时间,但与疤痕的明显程度来讲,我认为这是值得的。

对于疤痕的增生,一般都在耳朵周围的地方。如果手术后出现了疤痕,在一到三个月疤痕形成的初期,尤其是20天疤痕初起的阶段,出现了明显的棱棱或者局部很硬,一定要及时找你的手术医生进行处理。可以进行激光治疗,也可以进行药物的注射。使用瘢痕药,早期将瘢痕阻断,最后的瘢痕就会很小。

很多求美者不愿意麻烦,有时候在家等一等看一看,最后瘢痕增生的愈发明显。到瘢痕增生很宽的时候,处理的效果就没有那么好了,有些得不偿失。

拉皮的瘢痕,完全恢复好至少需要半年以上。很多外院拉皮来找我做修复的求美者,我都会告知其耐心等一等,最起码完全消肿,最好的时间是一年以上,再进行修复。这个时候瘢痕已经慢慢软化了,才容易处理。

早期瘢痕还在增生期,这个时候黏连比较重,层次分不清楚,损伤神经的风险倍增,如果手术刺激到了它,会出现更严重的瘢痕增生,这就是得不偿失了,所以一定要耐心的等,这是我的一个铁律。

很多求美者在术后,医生劝慰其耐心的等一等,但是她认为医生做坏了,尤其是肿胀期,脸显得非常大,或者出现大小脸的问题,这其实都是早期的客观情况。每个人肿胀程度不一样,恢复速度不一样,甚至左右脸的情况都不一样。很多求美者非常担心,明明我的姐妹比我做得早,她都恢复了是怎么回事,其实这就是个体之间存在差异化,这时候要不要太心急,通常慢慢都可以恢复。

只有等到肿胀完全恢复,才能看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早期再着急,也没有什么作用,所以术前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对于拉皮手术,我强调一定要矫枉过正。早期都会出现吊眼等情况,或者部分区域有些不太平整,出现坑坑洼洼的情况,一般三个月左右,都会自然的抚平。如果超过三个月还是有不平整的情况,则需要复诊的时候再检查,如果确实存在不完美的地方,可以稍微进行调整,这都是一些小问题。

对于吊眼的问题,一般一个月左右都能恢复,慢一些的求美者一般三个月也就恢复了。

对于缝合,我强调一定要错位的缝合。地方组织向上错位,才可以有效地提起来,因此早期会出现吊眼的问题。如果早期就看起来非常好,等到肿胀消退,局部的张力慢慢恢复,就会觉得怎么做了这么大的手术,却没有多大的效果。

对于鬓角的问题,一定是向后上进行移位,有求美者鬓角本身就很高,最后会出现凸出的问题,也是一个比较恼人的事情。如果术后出现鬓角的问题,也可以进行局部的植发进行处理。

有的医师提倡做鬓角边缘的手术,这类手术我进行得非常少。因为我在进行外院拉皮修复时,发现这个切口会出现明显的疤痕,处理起来也非常麻烦,因此我个人并不赞同这个切口。

关于提拉效果的问题,早期一定会拉得非常紧,甚至组织一点都动不了。但是随着消肿以及后期的恢复,一定会恢复一定的弹性和滑动度。当然即使拉皮拉得再紧,鼻唇沟和口角囊袋也还是会有一点,鼻唇沟是小孩子都有的,它是正常的生理状态,如果拉的平平展展的,最后完全是一张面具脸,脱离了正常的审美。

如果术后还有部分的口角囊袋,可以局部进行光纤溶脂或者填充,进行一些辅助的手术,效果会相对更好一些。

关于两侧的对称度,其实原来是什么样子,手术之后还是什么样子,有些求美者做完之后,吐槽自己脸都被拉得不对称了。但是拿出术前的视频记录,就会发现其实她术前也是不对称的。因此我经常说,手术前你是对称的,手术后你就还是对称的,如果手术前不对称,想要通过拉皮将面部拉对称,也是不可能的。

很多的大小脸,都是由于骨骼的原因,如果真的想矫正大小脸的问题,是需要骨骼、下颌角方面的手术进行辅助的。

关于提拉的角度,比如左边是错位1.5公分,那么右边一定也是错位1.5公分,两边一定是做了数值的比较,两侧提拉固定之后,我还会详细看一下两侧是否对称,是否需要调整等情况,再进行下一步的缝合。

关于神经损伤的问题,其实面部神经主要分为感觉神经和运动神经。我们摸摸脸,会感觉到手在面部滑动,这就是感觉神经在起作用。做完拉皮手术之后,摸脸就像隔着一层衣服在摸,有感觉但是感觉没有之前那么敏锐。

因为在拉皮过程中,其实剥离区域内的感觉神经都是断掉的,所以术后皮肤会变得迟钝。随后在愈合的过程中,神经也会慢慢的回长,这个期限一般是在半年左右,期间我们要吃一些营养神经的药物,随着组织的愈合,血液循环的建立,神经的再生,感觉都会慢慢恢复的。

在恢复过程之中,有时候会出现刺痛,或者是睡觉时感觉面部有血流下来了,亦或者恢复过程中出现了爬虫感或者流水感,这都是神经恢复过程之中的一个正常现象。

另外还有一根管耳朵的神经,它离皮肤比较近,在剥离过程之中往往会产生一些损伤,完事之后耳朵会发木,早期一般都能恢复,慢的一般一两年也可以恢复,它对于外形各方面没有影响,也不需要过度的担心。

其实平常指的拉皮损伤神经,通常说的是运动神经。我们在做术前沟通时,会让你抬眉、微笑等等做各种表情,其都是运动神经进行支配的。

面部神经从脑中出来之后,它会到达耳朵后边的凹处,我们称为茎乳孔。从这出来之后,它会扎到前面,我们叫腮腺的地方,在腮腺深浅的两层之间,从而进行分叉到各个部位。

它在我们面部的筋膜层,就是面部可以滑动的这层组织之间,我们做手术时,要将皮肤和滑动层分开,做深层SMAS的时候,还要将SMAS筋膜层和底部的深部肌肉等等再进行分离,它就在滑动层里边,因此在手术解剖时,是有可能损伤到神经的。

其神经主干相对明显,在腮腺内行走,但是再往前的一些神经纤维,其实是很细的,会比缝衣服的线还细一些。因此在手术过程当中,很多情况是看不到的,因此也不会去刻意的解剖它。

我们在做这一层的时候,会沿着平面一点一点的将其分离,这也是手术最重要的一点。我经常形容,一位老教授,就像一位老司机。它开车时间长,走这条线路时间长,它对车辆的操控和路面的情况掌握都比较清楚,因此安全性会相对的提高。

但是老司机就没有车祸吗?老司机开车再好,它也怕对面车逆行撞他。在手术过程中,虽然正常的剥离不会产生损伤,但有的神经发生了变异,它跑到了浅层,与皮肤挨得非常近,甚至在与皮肤黏连,因此在剥离的过程中,是有可能产生损伤的。

这是解剖的变异,它没有在正常的位置。另外还有一些求美者本身做过拉皮的手术,现在进行第二次拉皮,或者进行拉皮的修复,那么神经是很有可能出现在不该出现的位置上的。

比如线雕,来回的进行提拽,导致神经的移位,最后神经变浅或者是出现了疤痕的粘连,我在剥离过程中,由于神经会相对的敏感,一些轻微的牵拉可能就会产生相应的症状。因此多次手术和修复手术的求美者,对于医生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任何医生,其实都想把手术做好。我开车,你坐车,我开船,你坐船,大家都是同一条绳上的,医生也不想出现任何的意外。但是从客观程度上讲,即使再厉害的医生,也不敢保证100%不出问题。特别是见到的越多,反而更加心存敬畏。有些美容店学了3天缝鸡腿的就敢做手术的人,只有她们敢于保证没有任何风险,因为出了事故你也找不到人了。

有很多求美者问我,医生你说了这么多,是否出现过损伤神经的问题。坦白来说,我是出现过的,我个人手术的损伤神经的发生率大概在1-2%,明显低于全国的水平。同时我出现的神经损伤的情况,快到一个月,慢到一年左右,最后都恢复了。

其主要出现在眉毛这个位置,因为这个地方确实很薄,但是它支配着额肌的运动神经,它离皮肤很近,但是又比较细,容易出现损伤,因此在手术中,我可是小心翼翼的进行。

手术前对于每位求美者,我都会重复陈述关于神经损伤的问题。即使发生率只有1-2%,但是对于发生的求美者这就是百分之百。所以如果求美者接受不了,我宁可我做这个手术,因为我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不出现问题。

关于幽灵医生的问题,其实很多求美者都认为,手术就是我来一个人来做。其实我做的手术,也只是我为主刀,并不等于100%都是一个医生做的。我做的部分,是切开,剥离,解剖提升,定点定位。而消毒、铺巾以及缝合,都是我的助手在做。就像长途客车上,都配备两名司机,即使医生医术高超,也不能疲劳驾驶。一台拉皮的手术,有时候长达5、6个小时,因此擅长的部分交给擅长的医生去做,整个团队做到有效的配合,才能做好一台手术。

当然我也可以保证,我带的医生缝合比我还有耐心,年轻人在这方面耐力更强也更加仔细。当然是我做的部分,我也不会交给助手去做,一个求美者找到我,最基础的就是信任,我要保证我的信誉,尽量追求每一台手术的完美。

最后,部分不良机构、医生,打着我的招牌招摇撞骗,说我在他们那,或者说我可以到求美者的城市去做手术,到了之后就会说卢丙仑做的不行,我们院长更厉害,或者说面诊不是卢教授,但是手术是卢教授做的,这都是不可能的,我做的手术,都是我亲自面诊。

关于异地手术的问题,由于我的手术排的非常的紧,我是没有这方面打算的。很多求美者想着很简单,我多出点钱,让医生坐飞机过来。但是手术其实不是主刀医生一个人,而是一个高达7、8人的小团队来做,其中有两个护士,一个主刀医生,两个助理医生以及一位麻醉医生,一个配合默契的团队,可以大大提升手术的安全性。同时我的时间比较紧,我个人也没有来回耽误的时间,所有说我能到当地进行手术的人,都是假冒的。

不过有些求美者过于谨慎,一听到是卢教授的助理就给拉黑了。其实关于手术的预约以及费用方面,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中,都是助理负责的,整形美容类的手术费用很多,价差也比较大,年纪大了我也记不住,这方面都是助理老师来负责。关于如何区分是否真的是卢教授,只要记住一我不去外地手术,二我做的手术都会由我亲自面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