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是个喜欢孤独的孩子。由于身体孱弱,几近若不禁风。

相应的也就多愁善感,脆弱而敏感,有很强的自尊心,骨子里撒满自卑的种子,弥漫着倔强的空气。

渐渐长大了,我就有了新一点的视角,和略微成熟一点的思想。

喜欢在书本里寻找阳光,在幻想的伊甸园里不能自拔。

但是,现实惩罚了我的幼稚和无知。我知道自己不能像林黛玉那样迎风流泪,望月伤情了。

因为,毕竟我是个男人。男人需要浑身孔武,勇敢,自信,坚强。我在一些武侠小说和电影电视里寻找英雄无敌的梦境。

把自己缝制的帆布袋子灌上沙子,吊在屋梁上,腰系气功带,扎下马步,嘴里效仿影视里大侠呼呼哈哈的叫声,挥汗如雨地苦苦修炼,后来,我的身体慢慢强壮起来了。

精神的灯光,一下子就照亮了世界。我野心勃勃,斗志昂扬,总想有一天能够仗剑天涯,笑傲江湖。

这个时候,我还会时常感动。

看到一些事情,一些情节,听到一些故事,经历一些问题,就会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有时候,夜里默默哭泣。我理解自己,这绝对不是脆弱,而是那些经历唤起我内心世界的悲悯和善良,它们击中了我心灵最柔软的部分。让我的情感掀起波澜。

这应该是一种灵魂的洗礼。那些感动,就像是青春的花蕾摇曳着梦的颜色,焕发着爱的气质,盛开在生命底部,是不可替代的曼妙风景。

那个时期,我的情感就像股票指数一样善变,忽高忽低,难以琢磨。

叛逆的心目空一切,妄自尊大,思想是不可一世的傲岸和野性。

却在月色如霜的夜里黯然神伤,寂寞惆怅。一支凄美的歌,就能让我泪水横流,漫涣衣襟。

远方的滴滴星光,习习暖风,都会引爆我的思想,我那么容易感动,那么容易幸福。

再后来,我越发坚强。岁月说签名和留影都会被遗忘,谁不学不流泪谁是傻瓜。我苦苦修炼着身体和内心。

我明白,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登九重天。

我没有依靠,一切只能靠自己。

失败里孕育了成功,伤口里长出了思想。我的成长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于是,我再也不会敏感,不会受伤,心灵有了钝感力,遇事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办事四平八稳,面面灵光。

我感觉,自己强大了,威猛了,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成熟,阳光,血管和神经里充满希望,充满力量。

日子行云流水,一步一步向前。

经验丰富,处世园融,我的智慧得到别人的赞扬,我的奋斗迎来幸福之花缤纷绽放,我感到活着是美轮美焕的繁华,也是一种独一无二的风光。

又过了一些光阴,我突然感觉自己缺少点什么。在精彩的物质生活后面,我追问自己,究竟遗失了什么?

多少不眠之夜,辗转反侧,默默回想,我吃惊地发现,自己丢失了感动。怎么会这样呢?

没有感动的日子,心脏是坚硬的,冰冷的,披上防范的甲胄,拉伸怀疑的目光。

收敛张扬的个性,给思想安装金钟罩铁布衫,自己变成固若金汤的城池,面沉似水,冷若冰霜。

看上去的自信,有一种飞扬跋扈的嚣张,表面谦虚的伪装,骨子里是踌躇满志的猖狂。

这样的我,怎么会像过去一样感动呢?

我不由得热汗流淌。

我深深地明白,没有感动的能力,人就会变得枯燥乏味,变得不知所措。

新鲜感就会迅速流失,快乐很快死亡,幸福毫无质量。

我于是重新审视生命,在一个漆黑的夜里,与灵魂谈判,与命运交流。我发现,一切源自于浮躁的情绪。

花花世界的诱惑,万丈红尘的冷漠,一点一滴把我改变。我为什么不能重新改变自己呢?

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大事。

关于幸福,关于灵魂改造,思想建设的大事。我必须放下繁务,重新开始另外一个自己。

这当然不是容易的事。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我注定要走进水深火热之中,就像涅磐的凤凰,需要一次质的飞跃。

我努力弯腰,在土地面前,我永远是个幼稚的孩子。

五月的灿烂阳光,丢在田野的麦穗,悠闲走路的牛羊,散淡的白云,沉默的山脉,幽蓝的海洋。

我试图亲吻草肩上的露珠,露珠里温柔的月光,贴近树叶的耳朵,靠近河流的思想。

我蓦然发现,世界依然精彩,美满,充满让心灵感动的细节,充满震撼魂灵的力量。

而这一切,只因为我放下了沉甸甸的欲望。

一切变得简单透明,一切变得自在空灵。美好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浩浩荡荡的春风卷地而来,带着万米阳光,带着鸟语花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