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黄帝内经》:余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

被尊为中华“人文初祖”黄帝,活到了117岁。他的养生之道,都荟萃到了《黄帝内经》里,一直流传到今天。

黄帝认为,很多疾病的产生,都跟气息息相关。大怒使气逆行,大喜使气消散,大悲使气损耗,大恐使气下降,受到惊吓就会气机紊乱,思虑则使气郁结。

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崭新的论点:要想健康,就要平平淡淡,保持一种“轻喜悦”状态。

五脏安和,健康自来。

2

《黄帝内经》:故智者之养生也,必顺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僻邪不至,长生久视。

真正聪明的人养生,就是顺应四季的变化,用来适应气候的冷热交替。

他们心态平和,从不大悲大喜,从不勃然大怒,不让情绪坐“过山车”。

作为自然的一分子,能够跟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不偏不倚,阴阳平衡。

能够做到这些,就能有效防止病邪侵袭,从而延年益寿,减慢衰老。

3

《黄帝内经》:心者,五脏六腑之主也,忧愁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

心,是五脏六腑的主人,不论是忧伤哀怨,还是愁眉不展,消极的情绪会扰乱心神,心神摇摆不定,其他的脏器都会大受影响。

我们学习养生,最核心的东西,就是养心。

所谓心态好一切都好;心情美万物皆美。

及时把心里的垃圾清理出去,让清新的空气进来,展开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

一个阳光明媚,干净卫生的心灵,才是健康的重中之重。

4

《黄帝内经》: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上古时代的智者,都是得道高人,他们能师法阴阳之道,用各式各样的方法来保养身体。

节制饮食,作息规律,不让自己不遗余力,身心和谐,精神蓬勃。

因此,他们才能够“无疾而终”的高寿,活到一百岁安然离世。

弄明白了生命运行规律,并且与达到同频共振,健康长寿,实至名归。

5

《黄帝内经》: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上古时代的圣贤之人,会把所学所知和盘托出,用来教身边人养生知识。

一年四季里,各种病邪都会存在,要根据节气变化而调整自己,巧妙避开。

不跟现实较劲,是聪明人的基本素养。

如果,精神能够清心寡欲,不贪不求,心和气顺,精神内敛,如果做到了这样些,看似穷凶极恶的病邪,也能够被自己“拒之门外”。

6

《黄帝内经》: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

大智慧的人,春夏保养阳气,秋冬填补阴精。

顺从的生命发展规律,与自然万物保持一致。

在“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循环往复里健康成长。如果反其道而行之,逆反了生活规律,就是在自我伤害,破坏生命本源。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它蕴含了最高级的学问,平心静气,好好学习,慢慢感悟,拾级而上,你就会遇见最好的人生。

7

《黄帝内经》: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有了痛苦的症状再去治疗,不是圣贤之人的品质,他们善于预防,总是在疾病发生之前就开始行动,把疾患远远地关在门外。

家庭混乱不堪,才去治理,很难很难。

在矛盾产生之前,就要严格管理,不让不堪的局面发生。

同理,疾病发才去用药物治疗,

局面混乱,再去治理,就像口渴才去打井,上战场才造武器,是不是为时已晚呢?

8

《黄帝内经》:志意和则精神专直,魂魄不散,悔怒不起,五脏不受邪矣。

如果一个人意志调和,就能够聚精会神,思想活跃,反应敏捷。

一个人魂魄安和,就会情绪稳定,不会懊恼、悔恨、怒火中烧。五脏六腑就能良好地工作,外来的邪气就很难入侵身体。

做事,其实也是这样。

意志不坚定,朝三暮四,优柔寡断,到最后只能心烦意乱,一事无成。

9

《黄帝内经》:喜则气和志达,荣卫通利,故气缓矣。

人在的心情愉快的时候,营卫二气就会运行通畅,最利于健康长寿。

但是,过度喜悦就不行了,它会让人心气涣散,所以气机就会缓慢下来。

古人主张,人不能大悲大喜,大忧大怒。保持平淡从容,才是王道。

开心愉快每一天,日子就会郁郁葱葱,花香四溢。心情一好,青春不老。

10

《黄帝内经》: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古人把心脏比作地位最高的“君主”。它主导全身各脏腑功能活动,五脏六腑相互协调,就会阴阳平衡,健康常驻。

人的聪明才智,都由心灵产生。把自己的心灵濡养好了,一切美好事物都会应运而生。

所有的修身养性,都以“养心”为根本旨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