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然之道,养自然之身。
以自然之道,养自然之身。

1

第一个养生良方:得趣大自然。

在南京旅行,拜谒李鸿章祠堂,被一副对联吸引。这副对联是李鸿章晚年手书,他的字金钩铁划,气势不凡,其内容更是发人深省:

享清福不在为官,只要囊有钱,仓有米,腹有诗书,便是山中宰相;

祈大年无须服药,但愿身无病,心无忧,门无债主,可为地上神仙。

横批: 天天快乐。

人活到极致,必是素与简。拂去了岁月的风尘,活出自己的根本,丢掉了多余的一切,身轻如燕,自在销魂。

人的开心快乐,不在于位高权重,不在于锦衣玉食,不在于金银铺地,衣食无忧,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品品香茗,阅读一卷喜欢的书,这样的人生就足够惬意了,苦心孤诣追逐荣华富贵,何其累人呢?

没病没灾,无忧无虑,有情有趣,不亏欠任何人的,心安理得,就是神仙日子了。

博采众长,自成一家。
博采众长,自成一家。

今天我要说的主人公陶弘景,就是这样一个人。考取功名,他却辞官不干,到茅山隐居,四处游学,遍访名山,采药炼丹,远离尘嚣。

陶弘景处于梁代,梁武帝知道他是世外高人,重金聘请,被他婉言谢绝。

不过牵涉国计民生,陶弘景还是会出谋划策,

巧献妙计。这样,人们就送给他一个绰号“山中宰相”。

他欣然接受,远离烟火红尘,身处世俗之外,他的通透洒脱,绝非一般人能比。得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他俨然有了半仙之体。

自得其乐,妙趣横生。
自得其乐,妙趣横生。

2

第二个养生良方:陶醉小世界。

陶弘景的思想源于老庄,杂糅儒佛观点。他主张把儒、佛、道三家精髓合而为一,形成一个全新的理想境界。

陶弘景的一生,经历了南朝宋、齐、梁三个朝代,沉沉浮浮,他看得云淡风轻;世态炎凉,他做到心知肚明。

他把潜心修学,当做毕生事业。他研究阴阳、五行、山川、地理、方舆、物产、医药、本草、天文、历算等等,可谓博学多才,能力出众。这也为他将来的思想家、医学家、文学家

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在《聊斋志异·阿宝》里写道:“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无成者,皆自谓不痴者也。”

专心成就专业。
专心成就专业。

只有全神贯注,凝心一处,坚持不懈,矢志不渝,才能有所作为,有所建树。

浅尝辄止,蜻蜓点水,浮皮潦草,都得不到精髓,触不到实质,不可能产生非凡业绩。

陶弘景就是喜欢陶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乐此不疲,优哉游哉。

这就是“玩”的最高境界。

他精通善辟谷导引之法,在隐居的40多年里,运用的得心应手,耄耋之年,鹤发童颜,精神奕奕。他留下来的《养性延命录》,是现存最早的一部养生学专著,可以说是难得的经典力作,至今读来,仍觉唇齿留香,受益匪浅。

生活中,往往蕴含着最好的养生秘方,其中“快乐”是一种永恒的药方。

快乐生活,快乐工作,快乐休闲……因为有了快乐“加盟”,一切变得妙趣横生,其乐无穷。

善于快乐的人,不仅容易健康长寿,同时也必然拥抱高质量的人生。

陶醉小天地,神仙也难比!

隐居深山,飘飘若仙。
隐居深山,飘飘若仙。

2

第三个养生良方:热爱你自己。

《梁书·处士传》里,这样评价陶弘景:“圆通谦谨,出处冥会,心如明镜,遇物便了”。

也就是说,他为人谦逊低调,不事张扬,喜欢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自得其乐,陶然忘机。内心就像一面镜子,物来则应,物去不留,自然而然,大气洒脱。

传说陶弘景辞世的时候,肤色如常,身体柔软,仿佛只是睡着的模样,房间香气缭绕,多日不散。

在养生方面,陶弘景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要遵循自然规律,长寿水到渠成。

做最好的自己,就是大作为。
做最好的自己,就是大作为。

他在《养性延命录》里这样写道:“人生命有长短者,非自然也,皆由将身不谨,饮食过差,淫无度,忤逆阴阳,魂神不守,精竭命丧,百病萌生,故不终其寿。”

说到底,就是不要“作”。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想不要悲哀的“果”,就不要中痛苦的“因”。因果报应,毫厘不爽。

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挑战自然规律,轻则鼻青脸肿,重则万劫不复。从自身找原因,才是王道。

原因找到了,未雨绸缪,防微杜渐,健康长寿就会顺理成章。

陶弘景说“静者寿,躁者夭”。

回归内心,修诚悟真。
回归内心,修诚悟真。

静,就是回归自己;躁,就是忘乎所以。

他尊崇老子的思想:“游心于虚静,结志于微妙,委虑于无欲,归计于无为。故能达生延命,与道为久。”

在安静的环境里,反观内心;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修正自己的行为。

拿时下的话来说,就是及时复盘,不要被同一个问题困扰,不能被同一块石头绊倒。

陶弘景主张身体多动为贵,饮食少量为贵。

他说,“体欲常劳,食欲常少,劳无过极,少无过虚,去肥浓,节咸酸,减思虑,损喜怒,除驰逐,慎房室。”

不论是饮食,或是情志,懂得节制,才是修身养性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