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麝自然香,何须当风扬。
有麝自然香,何须当风扬。

1

清代,有一个养生专家叫曹慈山,是个隐士,真正的世外高人,对于虚名浮利不屑一顾,安居自己的“世外桃源”,潜心贯注学问,活得通透洒脱,灵魂干净,一尘不染。

曹慈山,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曹庭栋,他属于一专多能的人才。说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毫不夸张,一点也不违和。

他对经史子集、义理辞章、周易考据之学,广泛涉猎,无所不通。

曹慈山诞生于康熙年间,一生经历三个王朝,在乾隆年间才被人们“挖掘”出来,名声鹊起。

无需多言,他的92岁人生,本身就雄辩地说明了他对于养生之道的精熟,对于自然规律的把握,和对于自身生活的驾驭。

健康最重要,身体第一位。
健康最重要,身体第一位。

成名之后,粉丝拥趸纷至沓来,有平头百姓,有达官贵人,有江湖术士,有地痞无赖……

这些无疑扰乱了他的生活节奏,于是他选择偷偷离开,藏于深山老林,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拒绝这些无用社交,不逐潮流,不慕虚荣,不求闻达。

2

喝粥。

据史料记载,曹慈山从小身体瘦小,且羸弱多病,患有肺结核。

少年有壮志,可破万重山。
少年有壮志,可破万重山。

他的最大优势在于聪明过人,读书过目不忘,学问举一反三,知识触类旁通。

因为自己身体虚弱,他就潜心于摄生方面的研究,年轻时代,他拜师访友,孜孜不倦,为将来的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曹慈山精于颐养之道,深谙阴阳之理,所以能够获享高寿,至鲐背之年依然精神矍铄,意气风发。

曹慈山的第一大养生秘诀,就是喝粥。他还专门写了一篇《食粥歌》,广为流传——

莲米粥:养神益脾,补中强志;

芡实粥:益精强志,聪耳明目;

藕粥:开胃消食,散留血;

扁豆粥:和中补五脏;

御米粥:润燥固精;

荷蒂粥:生发元气,助脾胃;

薏苡粥:补脾益胃,理脚气,消水肿……

深入民心,才得好运。

曹先生的作品,读来清新舒坦,一目了然,是很接地气的笔法。

他本人也是“粥品达人”,熬粥、喝粥、研究粥,每天必喝。

不爱山珍海味,鲍鱼龙虾,只对五花八门的粥类情有独钟。

曹慈山说,粥能益人,老少皆宜。

他把粥划分为三类:气味清轻,香美适口者为上品;稍逊风骚的,是中品;重浊者是下品。上了年纪的人,多喝粥最利于养生。不用刻意计较次数,饿了就吃,可强身健体,享大寿。

不生气,你就是大赢家,

3

戒怒。

我们常常能听到这样一句话: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医学家说,三次大怒,等于一次肝炎。

曹慈山说,人借气以充其身,故平日在乎善养,所忌最是怒。

林则徐曾经因为脾气暴躁,而为自己招灾惹祸,造成巨大麻烦,痛定思痛,他在挥笔在书房的墙壁写下“制怒”二字,当做自己的座右铭,遵循一生。

所谓戒怒,说白了就是控制情绪。

拿破仑说,能够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比拿下一座城市的将军更有力量。

萧伯纳说,自我控制,是最强者的本能。

丘吉尔在发怒的时候,喜欢到健身房练拳击,把一个个沙袋当成对手,气势汹汹地奋力去揍,直到大汗淋漓,筋疲力尽,肚子里的怒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健康永不倒,开心春光好。

曹慈山指出,所谓发怒,其实还是自己修养不够,心小了事才大,心大了事就小了。只要修养到位,就能活得不累。

4

静心。

曹慈山认为,养静为摄生首务。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发现这样一种现象,大器的人,高寿的人,最显著的一个特征,就是心平气和,稳如泰山。他们不急不躁,不怒不骄。

而这些,核心元素,就是静。

烈日炎炎,心静自然凉;

自得其乐,心静自然爽;

危机四伏,心静自有路;

磨难重重,心静自能闯。

曹慈山有个小习惯,静坐而假睡。属于闭目养神那种,醒来就会神清气爽,耳目一新。

过去民间有这样一句俗话,好男一个盹儿。好驴一个滚儿。

保护自己,天经地义。

有时候,忙里偷闲的一个“假寐”,胜过辗转反侧的半宿低质量睡眠。

中医讲究“睡身先睡心”,心放平了,安稳了,睡眠才会排山倒海而来。内心不安,不可能有高质量的睡眠。

5

足睡。

常言道: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动补,动补不如心补,心补不如睡补。

睡眠,历来是人类最大的补药。

开心的日子,就晴是天。

现在人们崇尚刷夜嗨皮,喜欢娱乐至死,五彩斑斓的生活,给睡眠留下的空间不大,不良的生活习惯,焦虑紧张的心理,又让睡眠支离破碎,千疮百孔。

因为害怕寂寞,所以呼朋引伴;因为讨厌孤独,所以吃喝玩乐。

不符合自然规律,必然受到自然的惩罚。

一个优质睡眠,不仅是身体自我保养,功能自我修复,免疫力自我维护,还是精神、思想茁壮成长的基础。

一个好觉,胜过一堆补药。

没有睡商,何来健康?

曹慈山说,少寐乃老年大患。

那么,怎样才能获得一个良好的睡眠呢?

安安心心,熟练安稳。

曹慈山认为,常留于阳则阴气虚,故目不瞑。也就是说,心里太多放不下,胡思乱想,就很难踏踏实实睡觉。

《玉笥要览》曰:“卧须闭口,则元气不出,邪气不入。”

睡觉时,消除一切杂念,保持内心安定,自然可得安眠;如果每天忧心忡忡,魂不守舍,不失眠反倒是一种奇怪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