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健康,享受阳光。
注重健康,享受阳光。

1

被称为“千古一帝”的清圣祖康熙,是一个不朽的传奇。他8岁登基,少年时代就能灭鳌拜,掌大权。在职期间,平定三藩,收复台湾,远征格尔丹,取得丰功伟绩。

康熙在位61年,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没有之一。

强健的身体,是他胜利的基础;

旺盛的精力,是他成功的保障。

探寻他的养生秘密,对于当今时代的我们,一样具有积极意义。

心如明镜。照亮乾坤。
心如明镜。照亮乾坤。

2

秘方之一:养心。

康熙帝认为,养生之道重在养心。

我国古代经典医书《养生四要》里说,养心莫善于寡欲。欲不可纵,欲纵成灾;乐不可极,乐极生衰。

保持清心寡欲,不要心浮气躁,不要思慕贪婪,奢望是万恶之源;

保持喜悦之心,不要愁眉不展,不要画地为牢,开心是一生之幸。

每天高高兴兴,内心干干净净;

生活简简单单,日子清清爽爽。

这些,对于健康养生,大有裨益。

康熙认为:养心,就是要保持心正、心清、心静、心地善良。

开心快乐,美好生活。
开心快乐,美好生活。

心正则身正,脚步稳健,路越走越宽;

心清则气清;气定神闲,事越做越精;

心静则神明,顾盼神飞,得天地濡养;

心地善良者,无怨无悔,气血自畅行。

如此良好的状态,健康不请自来。

心怀险恶,居心叵测,图谋不轨,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百害而无一利。

3

秘方之二:规律。

《黄帝内经》上讲:“上古之人,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天年,度百岁乃去”。

得法自然,乐享今天。
得法自然,乐享今天。

康熙深得其精髓。对于饮食、起居、作息的规律有度,他能做到严格要求自己。

俗话说“病从口入”。疾病大多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生活习惯的“因”,造成了身体不舒服的“果”。如果不从源头上解决,都是盲人摸象,都是无稽之谈。

这个源头,就是“管住嘴”。

会吃者,健康长寿;胡吃者,生病早夭。

康熙帝有个癖好:不喝白酒。他认为喝白酒迷乱头脑,容易误事,且对身体有害,所以他终生不喝白酒。

康熙到了知天命之年,出现心悸气短的毛病,并且伴有手脚颤抖,站立不稳的症状。

经过中医调理,仍无效果。一国外朋友跟他强烈推荐西洋葡萄酒。

他坚持每晚睡前小酌一杯,一段时间过后,身体上的那些毛病,竟然都不翼而飞了。

心平气和,宁静淡泊。
心平气和,宁静淡泊。

康熙反对过食大鱼大肉,主张饮食清淡,多吃新鲜蔬菜,比如黄瓜、茄子、萝卜等。

康熙主张少食多餐,保持适当的“饥饿感”,对身体十分有利。

4

秘方之三:说“不”。

人们在讨论健康养生的时候,总是说要如何如何;其实说“不”,也是重要的一个方面。

精通道理,精与实践检验。

作为养生达人,康熙对于抽烟喝酒深恶痛绝。康熙认为,烟酒对身体伤害很大,远离烟酒是走上健康之路的重要关卡。

偏偏就有瘾君子,积习难改,难以戒除。

大臣史贻直、陈元龙就是代表。

康熙在这里玩儿了一个“套路”。当众赏赐给两人各一枝漂亮的水晶杆烟袋,让他们展示吞云吐雾的水平。

二人受宠若惊,装烟点火操作起来。谁知道烟杆爆裂,火星四溅,烧到了他们的胡须、嘴唇,龇牙咧嘴,苦不堪言。

史、陈二人这才读懂了康熙的用意。很快就把烟给戒掉了。

不久,康熙推广成果,下令天下禁止吸烟。

康熙帝学贯中西,精通医理,他认为普通的食物里,已经蕴含了人体所需的一切营养,额外的“滋补”,反倒适得其反。

有一段时间,民间流行“气功疗法”,有人建议他练气功,康熙却不以为然,他说气功不一定适合所有人,弄不好可能走火入魔,任何运动,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环境,造就人本身。

5

秘方之四:干净。

从外貌、衣着、身体;到房间、环境、内心,如果能够一直保持清洁干净,特别有助于一个人健康长寿。

有人说,美好的环境是哺育一切生灵的乳汁。

一个从里到外都喜欢干净的人,获得健康长寿的几率远远大于邋邋遢遢的懒癌。

康熙曾说:“凡居家在外,惟宜洁净。”

心清气宁,天下太平。

“人平日洁净,则清气著身,若近污秽,则为浊气所染。”

内里的纯净,可以带来清虚栖心,神静心和,对于身体健康,起着决定性作用。

剔除冗余,一切才变得简洁,干净。“寡虑”、“寡嗜欲”、“寡言”,是康熙养生之道的精髓所在。他引庚桑子之言:“毋使思虑营营。”

这句话意思就是,杞人忧天、焦忧不安,是养生的大忌讳。

康熙用“寡思虑”养神,“寡嗜欲”养性,以“寡言语”养气,三位一体,打造自己的“养生模式”。因为,形体是置放生命的器具,而心是形体的主宰,精神则是心凝聚的东西。三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养心,是第一要务。

康熙的心得体会是:“心静则心和”,“心和而形全”。

晚年,康熙依然读书写字,笔耕不辍。

他写了一首诗,高度浓缩了自己的养生之道:“淡泊生津液,清虚乐有余。

鬓霜渐薄德,神惫恐高誉。

苦好山林趣,深耽性道书。

山翁多耄耋,粗食并园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