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竹梅,诗书画,皆可养生。
松竹梅,诗书画,皆可养生。

1

第一个秘诀:看书画,也是养生。

据说,徐邦达有一项“特殊本事”,只需要打开一幅书画作品五寸,就能立刻辨出真假,精准无误,毫厘不爽。因此,人送绰号”徐半尺”。海内外奉他为”华夏辨画第一人”。

徐邦达本来是书画大家,因为看得多,看得准,看得透,慧目独具,火眼金睛。一不小心成了书画鉴定大师。

成名之后,登门拜访者络绎不绝,他把每一次的观摩鉴赏,都当做一次学习的机会。谦虚谨慎,每日精进,让他功力精湛,技术绝伦,在业内无人比肩。

观书修眼力,历事养心王,助人自得仙翁术,少疾只因爱读书。

独具慧眼,只因见多识广。

在书画鉴定界,徐邦达、谢稚柳、启功被誉为“书画鉴定三大家”,他们都是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也都是养生达人。

谢稚柳享年88岁,启功是94岁,徐邦达最高寿比他俩都长寿,活了102岁。

由此可见,经常跟书画打交道的人,比较容易喜提高寿。

2

第二个秘诀:爱学习,终生习惯。

徐邦达先生高超的艺术鉴赏力,不是倘来之物,也非一日之功。半个多世纪的泛观博览、见多识广,是他成功的不二法门。

不为名利所累,活得怡然自得。

当他听说自己被送了一个“徐半尺”的雅号,忍俊不禁。并没有当一回事。他说:“有的画只看一寸就已经知道,有的画看了几十年还要继续研究,学而知之啊!”

徐邦达说,辨画跟读书没啥两样,主要就是勤于实践。你看得足够多了,就有感觉了,一目十行便知功力几何,是精品还是水货,一目了然;是大师还是小卒,立竿见影。

这就好比,我们判定一个人,观察他的言谈举止,业余爱好,基本上就八九不离十了。眼光老辣者,甚至可以从一颦一笑,一走一坐中看出他的性格脾气。

“功夫皇帝”李连杰说,“功夫就是工夫”。

多听多看多实践,随时随地是修炼。
多听多看多实践,随时随地是修炼。

平常这就下点功夫,要多读、多记、多练习;多思、多看、多分析。

看得多,慢慢就会看得准,内行称之为“眼富”,否则,就是“眼穷”。

想做到“眼富”,与时俱进地学习,必不可少。多比较、多复盘、多总结,系统化学习,针对性比较,聚焦式研究,才能真正做到每日精进,目光如炬。

3

第三个秘诀:有规律,长寿根基。

在高额利润驱动下,赝品应运而生。而且手段越来越高明,常常鱼目混珠,以假乱真。

高超眼力,来自于日积月累的勤奋努力。
高超眼力,来自于日积月累的勤奋努力。

在中国的书画界,伪作、高仿、做旧等技术手段,古已有之。

从市场经济学角度来看,真伪作品的价格悬殊,有着天壤之别。很多收藏者希望淘到精品,逆风翻盘,却因为孤注一掷,而倾家荡产。这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中华文明史5000年,洋洋大观,人们对于真善美的追求,永远都是主流,亘古不变。

那么,一个鉴赏家的作用就凸显出来,往大里说他肩负着历史使命;往小里说,他是真善美的守护天使。

作为书画家“兼职”的鉴定家,徐邦达是相当忙碌的,他深谙一副健康身体的重要性。有体力,有精力,有眼力,才能迅速识别哪一个是“六耳猕猴”。

健康长寿,来自于规律生活。

因此,他制定了健康计划,即让生活保持规律。早上8点起床,晚上12点入睡,中午小憩半个钟头。

吃饭定时定量,七分饱是最佳状态;工作再忙,也要适当放松。

春暖花开,天气晴朗,他就出去遛弯、逛街、骑行,融身自然;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他就宅在家里,读书、看报、赏花,自我按摩。

他喜欢把工作和养生保健合二为一,也就是说他的工作也是养生,养生也是工作乐在其中,其乐无穷。

 

4

第四个秘诀:能静心,百毒不侵。

《道德经》说,“重为轻根,静为躁君”。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追求内心的安静,是徐邦达一生的习惯,他写了“宁静致远”的条幅,悬挂在书房里,作为座右铭,时刻警醒自己,弃浮躁,绝权欲,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清代学者沈复他的代表作在《浮生六记》里写道:“养生记道”有言:“洁一室,开南窗……挂字画一幅,频换……时读快书,怡悦神气;时吟好诗,畅发幽情。”

徐邦达时常拿来,对照自己的生活。

他18岁买下第一张画,在以后的80多年里,为国家鉴考、收购、征集传世名迹达四万件之多。

在世俗人眼里,徐邦达是个天才,是独具慧眼的鉴定大师,是高屋建瓴的集大成者,非凡的甄别力、记忆力不可复制,而他自己却认为,“只在用心”。

静心陶醉当下的工作、学习、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的夫人,话剧演员滕芳说,她跟徐老一起生活30多年,他嘴里从没说过一个“不”字。这份淡定平和,优雅从容,都来自于“静心”。

他专心工作,事业风生水起;他静心生活,日子有滋有味。

不论是吃西餐、喝咖啡,还是唱京剧、跳交谊舞,他都百分百投入,全神贯注,乐活当下。

就连房间他都会收拾得窗明几净,纤尘不染;事无巨细,井井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