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1月14日凌晨,英超第16轮的最后一场比赛在克拉文农球场进行,曼联凭借14号球员埃里克森在比赛第14分钟的进球、加纳乔在92分钟的绝杀,在客场2:1艰难取胜富勒姆,在稳住积分榜第五位置的同时,再次把净胜球改成0个。

这是一场互捅局的比赛,场面开放到双方其实都有机会取得比赛的胜利,甚至双方都有机会大比分赢得比赛。滕哈赫的战术、用人调整方面无可争议,但是曼联球员的状态可能需要在世界杯期间好好挑战一番,毕竟在密集赛程之下,曼联球员的体能问题已经是连续几场比赛影响比赛过程了。

首发名单:马拉西亚+埃兰加主打右路攻防

滕哈赫在赛前确认了C罗、安东尼、桑乔无法出场,志在全取3的曼联首发阵容几乎很好猜测,唯一的悬念就在于右边路会采用什么搭档,滕哈赫给出了埃兰加+马拉西亚的答案,选择两名覆盖范围广、跑动积极、擅长对抗的球员,基本逻辑就在于需要他们的覆盖,从而可以把埃里克森、B费推向前场。

本赛季的所有比赛足以证明,曼联还没办法在锋线三叉戟上配置三名射门员,因此在三前锋选择上搭配一名蓝领或者一名组织型的边锋,对于滕哈赫的战术体系来说非常重要。

曼联的进攻体系:放弃控制比赛,转换速度大幅度提升

可能是出于体能的考虑,也可能是考虑稳固后防线的考虑,滕哈赫并没有考虑在本场比赛控制比赛节奏,而是更多追求纵向的速度进攻,利用右路马拉西亚、中路卡塞米罗、左路利桑德罗的对抗抢断球权,快速传递至于前场由前锋推动反击。

我们可以看一下曼联向禁区内的传球方式(上图),在比赛80分钟之前,曼联向禁区内的传球方式基本都是纵向进攻,利用拉什福德、马夏尔的速度进行反越位进攻

因为进攻踢得非常简洁,曼联的进攻也更加讲究速度。卡塞米罗在比赛第14分钟在后腰位置断球,向前传送给马夏尔,有马夏尔快速推进至禁区弧顶分球给B费,B费横敲中路由埃里克森铲射空门得手。

曼联的防守:林德洛夫的对抗、卢克肖的身后

富勒姆的进攻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绕开卡塞米罗的防区,利用边路的传切配合,给前锋创造单挑林德洛夫的机会,或者直接长传球打卢克肖的身后,利用利桑德罗身高不足的问题进行头球轰炸。

这场比赛,利桑德罗5次争顶成功4次,是曼联争顶次数仅次于卡塞米罗的球员;马拉西亚5次对抗成功1次,也属于曼联对抗次数最多的球员之一。富勒姆在下半场扳平比分的进球,就是利用曼联前场传球的失误,抢断球权发动快速反击,瞄准林德洛夫的防区进行横传,由前曼联球员丹尼尔詹姆斯扳平比分。

曼联为什么要打中后卫的身后球?

过去两场比赛,曼联一直尝试由中后卫进行进攻组织,甚至多次直接连线前锋打中后卫的身后。滕哈赫这么做自然有其原因存在,曼联在体能枯竭的情况下,已经很难控制比赛节奏,传球成功率大幅度下降。

传球成功率下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曼联球员需要更多的体能去冲刺回防,所以,在保持防线完整的情况下,长传球给前锋去争夺第一落点时,曼联的三条线是保持完整的,可以有效防止对手的反击。

但是如果曼联想要保持控球率,一旦在后场或者中场丢失球权,那么曼联的防守可能无法保持紧密性,比如曼联在下半场被富勒姆扳平比分的失球,始发地就是埃里克森给B费传球过大,导致后方空虚。曼联全场比赛的传球成功率仅仅为80%,这种控球率是很难控制比赛节奏的。

滕哈赫的换人调整:麦克托米奈、加纳乔的逻辑

滕哈赫本场比赛仅仅使用了2个换人名额,分别是比赛第55分钟用麦克托米奈换下了埃兰加、比赛第72分钟用加纳乔换下了马夏尔。换人的逻辑非常简单,比赛第55分钟时,富勒姆开始更多利用传中球轰炸的方式来对付曼联,在麦克托米奈上场之前,富勒姆已经连续用头球取得了3次射门机会,换上麦克托米奈增加高点和对抗是必须的。

用加纳乔换下马夏尔的逻辑,则是曼联需要保持前锋的速度和活力,前面说过曼联的中场无法支撑3名射门员的存在,上了加纳乔之后,马夏尔、拉什福德就必须换下1人,看起来身体状况不在最佳的马夏尔自然被调换离场。

加纳乔也不负众望,在比赛最后一分钟绝杀了比赛。这一次进攻同样来自非常简单但是很实用的套路,边路快速进攻横敲中路,埃里克森在禁区弧顶直塞,加纳乔肋部快速插上射门得分。

中场问题依然严重,锋线球员状态不佳

曼联在本场比赛其实创造了非常多的进攻机会,B费在前腰位置的威胁比在右路的威胁要大得多。但是马夏尔、拉什福德均错失了1次绝佳机会,曼联的锋线在这场比赛表现出来的问题,其实就是状态不佳导致浪费进攻机会。

至于滕哈赫的战术选择可能是一种无奈之举,因为这里可能会提到一个赛季初期讨论过无数次的问题:B费和埃里克森共存的结果是什么?目前来看是无法支撑曼联在锋线上使用3名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