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奎尔是不是遭遇了不公平的对待,这是2022年足坛的热门话题之一。在越来越多足坛名宿为马奎尔发声之时,马奎尔终于站出来直面话题。《泰晤士报》记者Ben Machell近期独家专访了马奎尔,在长达90分钟的专访时间里,马奎尔表示对于铺天盖地的批评表示不理解,而且自己的家人因为这些负面言论也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

自从2019年加盟曼联以来,马奎尔在前两个赛季发挥上佳,不仅仅成为曼联后防线上的中流砥柱,更是凭借近乎全勤的出场记录获得不少曼联球迷的称赞,尽管马奎尔身价花费了8000万英镑,当时的马奎尔被认为是超值的引援,甚至不少英格兰媒体把马奎尔对标当时如日中天、被称为“世一卫”的范迪克。

谁能想到,马奎尔前一个赛季的伤缺引发的连锁反应会持续2、3个赛季这么久,本来只是2个月的伤缺时间,却让曼联在夺得联赛亚军的赛季遭遇崩盘,甚至欧联杯决赛也因为破解高位逼抢乏力导致平局,当时许多评论认为马奎尔的伤缺是至关重要的。随后的欧洲杯赛事,英格兰国家队在小组赛前两轮发挥不佳,也是马奎尔、卢克肖的紧急复出,为英格兰国家队夺得欧洲杯亚军立下汗马功劳。

之后的事情,就是马奎尔上赛季的忽然状态下滑,好事的媒体曾经统计称马奎尔是英超失误最多的中后卫,曼联也的确因为马奎尔的失误导致至少5个失球。随后,曼联更衣室的不和传闻逐一被媒体披露,队长袖标之争引起掀然大波,马奎尔终于还是引来了心理破防的最为关键因素:网军出征,寸草不生。

马奎尔的失误集锦开始在网络疯传,许多并不关注曼联比赛的人,通过失误集锦、社交媒体的只言片语就能直接下了一个论断:马奎尔就是一个拙劣的足球运动员。为此,马奎尔在代表英格兰国家队、曼联的季前赛都曾经铺天盖地的嘘声。曼联主教练朗尼克、滕哈赫表示不理解,英格兰国家队主教练索斯盖特也表示不理解,一直看曼联比赛的大部分球迷,其实也表示不理解。

马奎尔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足球是一个团队的比赛,当曼联输掉比赛后球员的表现就会被描述为不佳,当然球员的个人表现的确会低于自己的水平,但是如果你被讨论失误讨论的太多了,那么关注个人表现而不是团队表现的情况就越多。马奎尔的这句话充满了哲理,或许马奎尔看过一本心理学的书籍叫做《乌合之众》。

足球本来就是一个团队的活动,当曼联输球时承担责任的应该是全体球员,包括前锋、中场、后卫以及主教练。但是如果认为只有某些球员发挥正常,而不是从整体战术考量的话,自然会认为部分球员需要承担最大的责任,一旦被关注到了失误,就会更加关注失误,而不是正常的发挥。

所以,马奎尔认为有一部分人肯定没有看完全部比赛,只是通过社交媒体看一些比赛的集锦,马奎尔依然充满哲理的回答说道:许多人非常不自信,他们没有自己的观点,他们的观点不是自己通过看完全部比赛得出来的,而是通过别人在社交媒体输出的观点,从而形成的刻板印象

马奎尔的观点非常符合《乌合之众》里面介绍的群体效应、群体思维,某种程度上也契合目前流行的观点:茧房效应。许多人没有看比赛,也没有自己看球的观点,只是人云亦云,把别人的观点当成自己的观点,在观点的不断复述过程中,一种错误的论调开始广为宣传,从而成为一种真相,这种心理学的手段,本身就是欧美欺诈文化的一种表现方式。

如果只看比赛高光集锦,人人都是天神下凡,因为所有球员都会有自己的高光时刻;如果只看失误集锦,那么人人都是在足坛非常搞笑的谐星,天神也是人、谐星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会有状态起伏,这是自然规律。如果没有自然规律,那只能是在神坛上供奉的雕像,而不是活生生的人,雕像是无法出场比赛的。

马奎尔的另外一句话更加具有哲理,什么话呢?“我认为大家把足球运动员当成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了,我们踢得不好的时候,我们也会情绪低落。”这句话什么意思呢?用我们的话来说叫做“宽以待己、严以待人”。在网军出征的情况下,有多少人依然能够保持稳定、健康的发挥呢?或许有人说职业球员如果连这一份压力都无法承受,那么还踢球干什么?

你看,这种论调就是“宽以待己、严以待人”的主要方式了,别忘了我们生而为人有一种情绪非常重要,叫做“同理心”,叫做“换位思考”,当然如果你说为什么马奎尔不能站在“我的角度”思考问题,那么这就叫做礼崩乐坏了。

不论如何,马奎尔都是曼联的队长,他是三任曼联主教练所选择的队长,他更是曼联更衣室大部分球员公开表态支持的队长,也是许多英格兰名宿公开表态批评过甚的曼联队长。随着曼联成绩的回暖,或许马奎尔的境遇会慢慢好起来。

至少,我一直记得曼联跟队记者中权威性很高的安迪米腾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曼联更衣室还有人一直为曼联着想,那么一定是马奎尔。曾经,安迪米腾是可以随意进出卡灵顿基地喝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