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人主教练谢晖在解说日本2:1逆转德国的比赛中感慨说:如果日本队的调整是早有预谋,那么日本队的战术也太可怕了(大概意思)。或许,同为主教练的谢晖是在表达对日本主教练森保一的敬意,尽管谢晖在森保一中场的调整表示不明白。

在中场休息时,比分落后的日本队换下了一名边锋,换上了一名后卫。解说本场比赛的谢晖等人均表示不太明白为什么日本队要这么调整,甚至嘲讽森保一的调整像是日本在领先德国准备死守。

但是随着森保一逐渐完成布局露出獠牙用反击打进2球时,这才透露出森保一对比赛局面的洞察力、临场调整能力。许多人在夸奖日本队逆转德国的斗志,但是森保一的临场调整明显是胜过德国主教练弗里克的。为什么这么说呢?TA杂志进行过一次解析:

上半场的局面:劳姆无人盯防、日本右路被爆破

比赛前5分钟,本场比赛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朗,德国人使用了聚勒作为右后卫,实际上是采用了一次不对称的3中后卫站位,目的就是把左后卫大卫劳姆推向高位,成为左边锋拉开宽度,让穆夏拉占据边前腰的位置在肋部渗透。

这种情况下,德国的中路堆积了穆勒、哈弗茨、穆夏拉三名球员,吸引了日本队4名后卫的全部注意力,日本队的边路完全被德国队所占据。德国队打进的点球,初始原因也是来自于宽度的利用,转移球权至左路的大卫劳姆,由大卫劳姆突入禁区所制造。

日本在上半场对德国的限制还算成功,虽然让德国取得14次射门,但是8次射门都被限制在禁区之外,射门次数最多的球员是京多安、基米希。

森保一的调整之一:换下一名边锋,换上一名后卫

森保一在中场休息时的调整依然是稳固防守,这也是谢晖嘲讽森保一的地方。因为谢晖认为日本队的比分落后,应该增加中场或者前锋进行狂攻,争取扳平比分,而不是换下边锋、换上后卫继续稳固防守。但是,森保一的调整毫无疑问是适合场面局势的。

变阵五后卫之后,德国队的主要推进方向大卫劳姆身前出现了日本球员,这就限制住德国的球权流动,上半场德国进行了464次传球,成功了422次,传球成功率高达91%;下半场各项数据开始锐减,尝试传球307次,比上半场少了157次。德国再也无法随心所欲地传控迫近日本队的腹地。

日本队的调整非常对症,三名中后卫分别对位了德国队的三叉戟,两个边翼卫对位了德国的两个边路,从下半场开始日本的后场球权运转开始顺畅许多,他们也开始更多攻入德国队的本场。

森保一的调整之二:三名前锋对阵三后卫

森保一在进攻端继续调整,浅野拓磨换下前田大然、左边锋三笘薫换下了左边后卫长友佑都,这被认为是点亮日本进攻模式的关键换人。从比赛60分钟开始,日本就在德国半场制造了2次3对3的进攻机会。

日本的传球根本不会理会基米希、京多安的拦截,而是利用长传球直接越过基米希、京多安,给前锋制造单挑德国队后防线的机会,德国留在后场的三名中后卫出身的球员面对速度冲击颇有些乏力。

调整之三:换下右边翼卫,换上右边锋

逐渐扳回场面局势之后,森保一继续在进攻端加码,擅长防守的酒井宏树下场,更加擅长进攻的南野拓实上场,日本开始在边路压制了德国了进攻,他们开始在边路制造更大的威胁。这才有了下半场日本的连进2球反超比分。

森保一的临场调整更胜一筹

很明显,德国队的临场调整一直落后于日本队,森保一的临场调整显然更加具有针对性,比赛结果也足以验证这一过程。只不过,赛后有球迷感慨说道:如果说我们球迷看不懂也就罢了,如果连担任主教练的谢晖也看不明白,那么我们跟日本队之间的差距,可能比想象中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