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导读

伏案工作,玩手机、玩电脑……时间一长,发现颈椎越来越不舒服了,莫不是颈椎病找上来了?现如今,劲椎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且逐渐年轻化,不少年轻人也都患上了此病。被颈椎病困扰的患者莫慌,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个来自老中医的经验方,说不定就能拯救你的颈椎病。


颈椎威灵方是邹老自拟经验方,运用该方治疗颈椎病神经根型屡获良效。

颈椎威灵方的组成:防风、羌活、川芎、当归各10g,赤芍12g,红花6g,葛根、鸡血藤各30g,威灵仙、白花蛇各15g,淡全蝎5g,蜈蚣2条。

该方的防风、羌活、威灵仙、葛根能祛风胜湿,散寒镇痛,舒利经气以缓解头项强痛。然而外邪侵袭,久则痹阻经络,气滞血瘀,不通则痛,用当归、川芎、赤芍、红花、鸡血藤等养血活血,化瘀通络以止痛,盖治风先治血,血行风灭。又外邪侵袭,内着颈椎骨骼,久则成“顽痹”,唯重用虫类药搜剔经络,才能祛风湿以镇痛,故用白花蛇、淡全蝎、蜈蚣等峻猛之品。该方立法周全,用药精当,而配伍的精妙不仅体现在药物的组成上,也体现在药物的用量上,使得该方祛风散寒,舒利经气,活血祛瘀,通络止痛之功大增。

在临床运用中,若苔腻夹湿者加苍术;胃脘疼痛者,加木香;有高血压,脉弦有力者,减川芎,加地龙、钩藤、归尾;颈部疼痛剧烈,肢冷形寒,舌淡苔白者,加桂枝、制川乌;眩晕、脉弱属气虚者,加黄芪、天麻。

颈椎病神经根型属中医“痹证”范畴,多由于颈部疲劳过度,或风寒湿邪闭阻经络造成气滞血瘀,积久成顽痹,病久邪伏愈深。颈椎位于脊柱的最上段,属足太阳膀胱经及督脉循行之处,《素问·缪刺论》言“邪客于足太阳之络,令人头项肩痛”及“邪客于足太阳之络,令人拘挛背急。足太阳经为诸经之首,主一身之表,风寒湿邪侵袭人体,足太阳经首当其冲,故为顽痹”。《类证治裁》言“肩背痛,不可回顾,此太阳经气郁不行,宜风药散之”,且“邪深入骨骱,如油入面,非因虫蚁搜剔不克为功”。

该方中的羌活为太阳经之风药,亦治督脉之病,王好古曰:“羌活气雄,治足太阳风湿相搏之头痛,肢节痛,一身尽痛,非此不能除。”李东垣亦喜用羌活、防风二味治脊痛项强,并合他药升发清阳以治太阳经气不利所致之症。威灵仙归十二经,辛温,善通行经络,祛风除湿止痛力很强,故本方以该药为主且以其为方名。葛根对改善头痛、头晕、项强、肢麻效果好,还有温和的降压作用和改善外周循环的作用。该方中以防风、羌活、威灵仙、葛根同用,起加强祛风胜湿、散寒镇痛、舒利经气以缓解头项强痛之功,然而辛香走窜之药能通络止痛,亦易耗气伤阴,用时除注意节制外,应佐以养气血之药为佳。

不少方药多独以祛风湿、通络止痛法治此病痛,殊不知本型病痛多在颈项、肩臂等阳经、督脉所行之部位,然肝主疏泄、主筋之功能往往失去调和,且受“筋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肝”的启发,该方12味药中有7味药归肝经以养血益气,从而增进了该方除痹痛之功。

现代医学研究证实,白花蛇、川芎、当归、红花、赤芍等有效好的镇痛、镇静、消炎之功,白花蛇、蜈蚣、全蝎对顽固性痹痛有良好的通络止痛之功。以上药物亦可明显地改善神经根周围炎症的病理发展过程。全方12味药的配伍既考虑到病痛之标,也顾及了起病之本,筋脉复得濡养,气血运行调和,太阳经气顺畅,邪无所恋,邪去正安,以收标本兼治之功。

自颈椎威灵方拟定以来,主要用于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然异病可以同治,只要辨为风寒湿相搏,邪伏于太阳经络所致头颈肩臂疼痛、麻木、活动不利者,均可以此方加减化裁治之。

病案举例

陈某,女,42岁,市石油公司职工,1999年11月22日初诊。

患者颈部疼痛,活动不利且僵硬1个月,经按摩、电疗治疗未效。查见颈椎有压痛点,颈部活动受限,左右肩疼痛且左肩压痛明显,舌淡苔白,脉细弱。X线颈椎片示:颈椎椎体骨下缘见小骨刺形成,各椎间隙未见狭窄。诊为颈椎病(神经根型)。

中医诊为颈痹症,属风寒湿侵袭颈项,气血瘀阻,经络不利发为痹痛。治宜祛风湿,活血化瘀。予以颈椎威灵方加减。

处方:威灵仙12g,赤芍10g,当归10g,鸡血藤30g,白花蛇10g,淡全蝎10g,蜈蚣2条,甘草5g。服3剂。

二诊时颈部疼痛及僵硬已好转,守上方加白芍15g,木香10g,红花5g。

再服7剂后痛已止,续服3剂巩固疗效,诸症痊愈。随访至今未见复发。